NEWS

新闻资讯 | 开云体育,锅炉烟气治理专家!

行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煤电博弈 电价还能继续降吗?更新时间:2016-11-04    浏览次数:

虽然有关部门连续通过各种渠道释放煤炭供大于求形式不变,产能依然过剩,但转眼间煤炭价格几乎回到2012年的水平。电价在下降的途中,承担着“降成本”的责任,几乎没有可能上调。那么问题来了,电价还能继续降吗?

虽然有关部门连续通过各种渠道释放煤炭供大于求形式不变,产能依然过剩,但转眼间煤炭价格几乎回到2012年的水平。

不过,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信息显示,供需也正在改善。预期近日电厂和港口库存将继续攀升,可有效保障迎峰度冬期间发电和供暖用煤需求。随着煤炭库存的大幅上升,一些煤炭骨干企业已经开始主动下调现货动力煤价格。

在煤炭价格低位期间得到缓解的煤电关系,重新回到紧张状态。但目前电价在下降的途中,承担着“降成本”的责任,几乎没有可能上调。煤炭价格在“黄金十年”已经充分市场化,政府对价格的调控能力和手段都很弱,煤炭和钢铁还是去产能、去库存的重点领域。

那么问题来了,电价还能继续降吗?

煤炭价格涨势不改

煤炭价格还在连续上涨。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30日周期,秦皇岛港5500大卡低硫动力煤平仓价格涨至每吨660-670元,创2012年7月以来新高。

截至10月26日,素有“煤炭价格风向标”之称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BSPI)报593元/吨,环比连续上涨17周,同比上涨54%。24个港口规格煤炭品种全线上涨。


煤炭去产能改革初见成效。今年第三季度全国煤炭消费由负转正,同比增长约0.5%,其中电力行业耗煤增长4.8%。但煤炭价格持续上涨官方并不支持,在煤炭价格上涨引起关联产业反弹时,国家发改委已经发文稳定价格。

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此前称,随着能源消费强度的不断回落和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的快速发展,煤炭市场需求很难有绝对增长的空间,预计2020年煤炭消费量至多41亿吨,即使考虑去产能和减量化生产的因素,到时全国煤炭产能仍然有46亿吨左右,煤炭产能大于需求的基本面不会根本改变,煤炭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的任务依然艰巨。

稳定煤价是政策重点

近期看,煤炭价格的涨因还存在。北方大部分地区还没有开始供暖,随着今年冬季采暖负荷逐步加大,煤炭消耗将有所增加,同时增加的产能释放也将有序到位,大部分地区煤炭供需基本平衡,少数地区平衡偏紧。

发改委牵头的部际联席会议也提出将坚定不移去产能、调结构,深入推进煤炭行业兼并重组和处置‘僵尸企业’。

接下来,主管部门还将采取措施保供应、稳价格。高度重视并妥善解决当前部分地区供应偏紧的矛盾,继续有序释放安全高效先进产能,有序引导在建煤矿投产达产增加一部分产能,针对少数供应偏紧地区定向增加部分产能投放,保障居民取暖、发电等用煤需求。

发电厂已有亏损出现

最新数据显示,11月1日,全国重点电厂存煤达到6578万吨,继10月12日突破6000万吨、10月29日突破6500万吨后继续回升,70天以来基本保持连续回升势头,比8月21日低点4801万吨大幅增加37%。

11月2日,秦皇岛港存煤455万吨,已连续5天回升,比9月6日低点239万吨大幅回升90.4%。环渤海五个主要港口存煤超过1500万吨,比前期低点大幅增长47.5%,达到正常水平。港口存煤将起到抑制煤价的作用。

国家发改委预期近日电厂和港口库存将继续攀升,可有效保障迎峰度冬期间发电和供暖用煤需求。随着煤炭库存的大幅上升,一些煤炭骨干企业已经开始主动下调现货动力煤价格。

即便如此,发电企业已经受到影响。国家能源局山西监管办近日发布《2016年1-9月份全省电力工业运行分析》 显示,2016年山西省火电发电形势严峻,发电量同比降低3.17%,同时52家省调火电厂中,30家企业出现亏损,亏损比例达57.69%。

山西是煤炭主产地,省调火电厂亏损比例已达57.69%。按照这一趋势,亏损将在发电企业蔓延。但是大的发电集团都有煤矿,从已经公布三季报的发电企业中,亏损的比例不高,时间拉长到全年可能会出现全面亏损。



煤电联动无法落地执行

煤电联动几乎是煤电关系的主旨,在煤炭“黄金十年”期间,即2011年之前,电价并没有根据煤炭价格波动适时调整,发电企业投资增速快,煤炭市场充分实现了市场化。

煤炭价格从2012年开始向下调整,主要动力是产能过剩,而且中国煤炭市场已经成为国际市场,高涨的煤炭价格推动印尼、澳大利亚、蒙古等周边国家的产能建设,单靠国内政策已经无法调控价格。

从2012年到2016年,煤炭价格低位期间,电价也没有随煤价下跌真正执行煤电联动。2016年完善后的煤电联动机制实施后,今年燃煤机组两次价格调整,但幅度很小。而且也与煤电联动无关。

此外,在供给侧改革中,电价是“降成本”的政策工具之一。有些地方直接下调电价,有些地方通过电改执行降低电价成本。但前期煤炭价格低,发电侧降价让利没有什么影响,煤炭价格上涨后,大环境不支持涨电价,但发电企业降价的空间也大幅缩小。煤电联动基本无法真正执行。

煤电联动挡不住降电价

正在执行的电改,主要目的是推动电力市场建设,通过市场化方式发现价格,形成电价。2016年各地执行电改热火朝天,花样也多。但是从现状看,距离真正的电力市场还远。

煤价下跌期间,已有分析称,多年的市场化进程已经造成政府控制产能的手段有限且效果有限。为了安抚煤炭企业,还专门组织部级联合会议,帮助煤炭企业脱困。但并没有起到作用,直到去产能政策后才见到价格反转。

11月底,年度煤炭交易会将召开。又有行业的声音呼吁煤电要签订长约,稳定价格。但这不是新政策,电煤双轨制取消后就提出煤电双方最好签订长约。但此后价格跌宕,双方都根据有利于自己的立场签合同。

煤价跌跌不休期间,发电厂预期到价格将继续下跌,倾向于从市场上购买更便宜的现货。现在煤炭价格处于上升期间,即便签长约,煤炭方也会要求一个较高的价格,发电企业能接受?如果不接受,或者如官方所说,将继续稳定煤价,煤炭方也站在有利位置。

如果上涨的煤价激活各种产能,煤价掉头向下,长约是不是成为一纸空文?签不签长约,关键在于价格,而不在于合同的时长。

从以往煤电博弈的经验看,还是要将市场的交给市场。政府直接出手干预价格,有几次成功过?还是推动一下还没有实现市场化的领域继续市场化为妙,电改还是要继续推动,降电价依然是地方政府的追求。发电企业或许将忍受亏损,还不得不降电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