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资讯 | 开云体育,锅炉烟气治理专家!

行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业内专家告诉你 现代煤化工的“钱”途到底在哪更新时间:2016-06-15    浏览次数:

油价低位、产品同质化竞争、水资源受限、环评收紧,面对这些难题,现代煤化工未来还有“钱”途吗?6月3日,在上海召开的2016中国石油化工发展创新论坛上,来自煤化工领域的专家和企业家认为,以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煤制气为主的现代煤化工项目均已打通工艺流程,技术上已占领国际至高点,产品多元化发展脉络逐步清晰,只要坚定信心,依靠创新,必能突出重围。

技术进步 可圈可点

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副总裁舒歌平、华东理工大学教授刘海峰、万华化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李绍磊等专家普遍认为,当前我国煤化工技术已趋于成熟,不仅有已经工业化应用的技术工艺路线,更有先进的生产装备和技术储备,给行业发展提供了很大的选择空间。

据舒歌平介绍,作为国家重要的能源转化项目——神华百万吨级煤制油项目自2008年开车成功,2009年投入生产以来,到2015年已经平稳运行1745天,生产油品共计469.9万吨。期间,该项目在创造多个第一的同时,也遇到了很多难题,如煤粉供给系统不能稳定供给、煤液化反应器固体沉积、减压阀磨损破碎、高浓度污水处理不达标等。

“问题总是有的,但这些年我们都一一攻克了,这为今后继续实施煤制油项目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舒歌平告诉记者,神华百万吨煤直接液化项目运行的经验表明,煤制烯烃已经没有颠覆性的技术风险。国家能源局专家对该项目的鉴定意见中也肯定了这一点,并强调已经具备了建设二三条生产线的条件。

煤气化领域也积累了很多技术。譬如,刘海峰团队与中国石化集团联合研发的SE粉煤气化技术(单喷嘴冷壁式粉煤加压气化技术),通过对长寿命多功能一体化喷嘴、高性能列管式水冷壁衬里、单喷嘴顶置式气化炉等核心装备的成功研发,实现了高灰熔点、高灰分煤的清洁高效气化。“通过对中国不同地区煤种数据进行分析和调试,SE粉煤气化技术适应性强,为不同区域发展煤化工奠定了基础。”刘海峰表示。

慎重选择 效益为先

“煤化工装置技术最重要的是能够让企业实现盈利。”李绍磊表示,各路径的煤化工装置技术突破之后,企业有了更多的选择,但一定要更加慎重。

李绍磊介绍了选择现代煤化工路径的9条经验:装置所产出产品质量要好;生产原料廉价易得,与其他技术比原料消耗量要少;辅助材料价廉易得,无市场垄断,特别是催化剂、添加剂、助剂、各种载体等易耗品;公用工程(水、电、气、汽)用的少;同等规模的装置投资要少;环保性能高,装置的废水、废气、废渣排放少且易处理,无污染物或产生的污染物处理后能成为副产品,最终能达标排放;安全性能高,不能存在爆炸、中毒等安全隐患;自动化水平高、用人少;技术成熟可靠且有相同或类似装置已经在线运行。

多元发展 重点突围

低油价下现代煤化工究竟还有多大潜力?上海亚化咨询副总经理郑春临认为,由于油价的持续低迷和环保压力的加大,煤化工项目的光环正在褪去。但煤化工对于保障中国能源和化工原料合理自给率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煤化工行业的有序发展,需要政策的规范和扶持,也需要全体从业者的信心和坚持。

郑春临分析,现代煤化工需要等待时机。相对于煤制油和煤制气,煤(甲醇)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煤制氢等在成本、技术和政策扶持方面具有很强的优势,是未来现代煤化工突围的重要方向。

“煤化工的产品路线很多,煤间接液化、煤焦油加氢、甲醇制烯烃、煤直接液化、甲醇制芳烃、煤制乙二醇等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企业选择哪个市场、哪个发展方向就显得很关键。”江苏华昌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波告诉记者。

胡波对华昌化工所在的长三角地区煤化工发展进行了SWOT分析,认为长三角地区发展现代煤化工有地理位置优越、市场广阔、化工园区专业成熟、技术人才等优势明显。劣势有远离原料资源、人力资源成本高、安全环保投入要求更高等方面。威胁有煤炭和石油的比价不确定,上下游企业发展交叉,产能过剩、市场竞争无序等机会。机遇有供给侧改革提供发展机遇、一带一路带来新机会等方面。

基于SWOT分析,胡波表示,“坚持化肥、走出化肥”是华昌化工未来发展规划的总体思路。走出化肥,就是要以烯烃、合成气、氢气为主要资源,发展环保新材料,整合上下游及多联产产业链优势;重点关注生物可降解塑料、环保型涂料、环保型增塑剂、弹性体、粗苯加氢产业链等。

“神华煤制油项目二三条线的建设也考虑完善产品结构,改变先期以柴油为主,石脑油、LPG为副的结构。二三线将降低柴油产率,提高汽油产率,同时生产航煤和芳烃等产品。新建50万吨/年高十六烷值调和油装置将提高产品质量,达到或超过国Ⅴ标准。建设80万吨/年重整装置,生产高标号汽油和芳烃。LPG产品通过气体分馏为C3和C4,C3通过丙烷脱氢后生产聚丙烯,C4通过芳构化生产汽油。”舒歌平表示,企业未来要在延长产品链上下功夫。


链接:行业面临的四大困扰

根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的统计,2015年,我国煤制油年产能达到278万吨,产量132万吨;煤(甲醇)制烯烃年产能达到792万吨,产量648万吨;煤制乙二醇年产能达到212万吨,产量102万吨;煤制天然气年产能达到31亿立方米,产量16亿立方米。现代煤化工产业规模化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绕不开的难题。

据华东理工大学洁净煤技术研究所所长于广锁介绍,现代煤化工产品面临着盲目发展、产能同质化、水资源制约和环保排放压力加大四大困扰。

盲目发展突出。特别是在西部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逢煤必化的现象非常突出。

同质化现象严重。当前已经建成或正在建设的煤化工项目,停留在煤制甲醇、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煤制天然气等路径基础上。以煤制烯烃为例,乙烯、丙烯后加工项目同质化现象十分严重,大多数聚乙烯和聚丙烯产品都集中在几个通用料品牌上,高端品牌、专用料品牌很少。如果不通过高端化、差异化上解决这些同质化问题,很快就会出现产能过剩,过度竞争的状态。

水资源制约严重。现代煤化工项目用水量大,煤直接制油平均耗水为5.8吨/吨产品,煤制气平均用水为6~9吨/吨产品,煤制乙二醇用水为25吨/吨产品,煤制烯烃用水22~32吨/吨产品。而很多现代煤化工项目集中在宁夏、陕西、内蒙古等煤炭资源丰富却水资源匮乏的地区。

环保压力加大。在煤化工“三废”中,固体废物相对好处理,但废气、废液排放是一大挑战,特别是二氧化碳排放问题、煤制天然气生产中固定床产生的废液问题。

(本文转载自北极星电力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