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资讯 | 开云体育,锅炉烟气治理专家!

行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监管和市场双失灵 中国燃煤发电出现史上最大扩张更新时间:2016-03-30    浏览次数:

尽管中国的燃煤发电厂利用率已降至1964年以来的最低点——49.9%,但是,2015年获批的中国燃煤发电厂数目是2014年的三倍。在3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全球范围内的燃煤发电厂存在过度建设的问题,而中国尤为显著。

这份名为《繁荣与衰落2016——追踪全球燃煤发电厂》的报告由煤炭研究网络CoalSwarm、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和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共同撰写。

本报告作者之一劳里(Lauri Myllyvirta)在报告发布时评论说,这份报告说明,中国的燃煤发电厂建设缺乏合理性规划以及市场约束机制,这两点问题亟需解决,否则将导致严重的经济和环境损失。劳里同时也是绿色和平煤炭与空气污染项目的资深项目主任。

这份报告引用了大量的全球各国的数据作为基础,通过分析2004年至2016年的燃煤发电厂利用率数据,报告作者指出,尽管全球范围内燃煤发电厂利用率呈下降趋势,全球仍有338GW的新燃煤发电厂正在建设,1086GW的燃煤发电厂处于规划的不同阶段,2010年以来,共有473GW的燃煤发电厂在全球范围内投产,其中九成建在亚洲,并主要分布于中国和印度。

在中国,从2000年到2015年,中国新建了大约724GW的燃煤发电装机容量,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燃煤发电扩张。

在燃煤发电厂近一半装机闲置的前提下,中国不但在短期内批准了大量的新建燃煤发电厂项目,而且对这些项目给予资金支持。报告作者指出,这是中国能源监管和资本分配两方面机能失灵的结果。

首先,2014年9月,中国的燃煤发电厂核准权由中央政府下放到省级政府,在地方利益的驱使下,2015年燃煤发电厂获批数量激增。这里的地方利益包括地方政府对完成GDP的需求和燃煤发电厂的高额利润。在某些案例中,掌握核准大权后的中国地方政府迅速向一些被置于候补名单上多年的燃煤发电厂项目发放核准证,甚至追加核准了一些在没有获得核准的同时已经违法运行多年的燃煤发电厂。

其次,为企业生产提供内部电力的自备电厂在中国一些地区已经成为主要问题,仅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更多关于魏桥集团的信息请参考文末部分的“相关信息”)有限公司,已建和在建的自备电厂装机就达到23GW,超过了欧盟28国自2010年以来新建和在建燃煤发电厂装机的总和。

自备电厂也是燃煤发电向西部扩张的主要因素。在新疆自治区,低煤价和对高耗能行业友好的政策吸引了各种涉铝企业以及其他高耗能企业。2010年以来,至少77GW自备电厂装机投产运行,另有6760MW在建。

涉及的企业包括:青岛安泰信集团、四川其亚铝业集团、河南神火集团、新疆天山铝业有限公司、东方希望集团和中泰化学股份有限公司。

尽管2015年下半年中国国务院发布了针对自备电厂的指导意见,但是新的规定将如何产生影响,现在仍有待观察。

除了聚焦中国的燃煤发电厂问题,报告还对全球其他地区的燃煤电厂问题给予了分析。

报告指出,即便不再建设新的燃煤电厂,现有燃煤电厂的排放仍然比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范围内所需要的排放限度高出150%——这就意味着为了完成各国领导人于去年年底签订的《巴黎协定》将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内的目标,大多数现役和新建的燃煤电厂都将在服役期满之前就被逐渐淘汰。

而且,包括日本在内的多个国家政府都寄希望于新建电厂比旧电厂更高效从而降低整体的二氧化碳排放。实际上这个目标并不能实现。报告作者指出,因为新建电厂服役时间更长,服役期内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更大。

此外,对于新建燃煤发电厂的空气污染,报告指出,如果拟建中的燃煤电厂均能最终建成,每年全球将有近100万人过早死亡。

除了新建燃煤发电厂可能带来的健康损失以外,投资在燃煤电厂上的资本本来可以用来发展其他能源。目前,全球的电力工业正在将9810亿美元投入到新建燃煤电厂上,这个投资水平可以满足国际能源组织(IEA)规划的向12亿无电人口供电所需的所有开销,也可以使太阳能发电和风力发电装机水平提高39%。

史上最大燃煤电厂扩张到底有多大?

尽管中国政府已经承认目前在燃煤电厂领域存在大量的生产能力过剩问题,但是全球已经在建和规划中的燃煤电厂装机容量中,有一半都来自中国。

截止到2015年年底,中国正在运行的燃煤发电厂装机容量达到917GW,同时有195GW处于建设中、55GW的装机项目已拿到不同区域发改委的最后核准,此外,还有215GW的燃煤发电厂项目完成了可行性报告或准备开始申请项目许可。

这就意味着,即使假设2015年以后没有新的燃煤发电厂获批,到2020年,中国的燃煤发电厂装机容量仍然可以达到1170GW,而根据华北电力大学研究组与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于2015年11月发布的报告《中国煤电产能过剩及投资泡沫研究》, 2020年中国燃煤发电厂的合理装机规模在910GW至960GW区间。这就是说,可能已产生210GW的投资浪费,相当于350个大型燃煤发电厂将被浪费。

如果目前处于建设中和获批还没有付诸建设的燃煤发电厂最终完成,即便没有新的燃煤发电厂获批,到2020年,燃煤发电厂的利用率将由目前的49.4%下降到40%。如果目前提交项目许可申请的燃煤发电厂获批,那么在2020年中国燃煤发电厂的利用率可能会降至35%以下。这意味着全机组每周运行的时间可能不到两天。

最后,燃煤发电厂利用率的下降以及投资过剩不仅存在于中国,在印度、欧洲和美国,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况。从全球来看,大概有一万亿美元正在投入到燃煤电厂上的资金将被浪费掉,而其中一半资金量的燃煤发电厂投资正在中国发生。此外,中国企业在海外进行的部分燃煤发电厂投资也将被浪费掉。

(本文转载自北极星电力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