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资讯 | 开云体育,锅炉烟气治理专家!

行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一涨一跌向电力企业释放信号 超低排放改造更会受宠更新时间:2016-01-07    浏览次数:

电改6个相关配套文件正式发布后不久,电价调整相关政策也在2015年年底接连出台,具体表现为“一涨一跌”。“涨”指的是三部门下发文件,对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实施电价支持政策,2016年1月1日以前已并网运行的现役机组上网电量每度上涨1分钱;“跌”指的是2016年1月1日起,火电上网电价将下调,每度电平均降幅3分钱。这“一涨一跌”释放出什么信号?超低排放到底怎么搞?燃煤电厂是否为雾霾背了黑锅?

“一涨一跌”有何深意

将上网电价转化为超低排放电价补贴,为环保投入提供资金保障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研究室主任潘荔介绍说,中国的电力污染物控制政策已经形成了体系,涉及规划、结构调整、淘汰落后、准入条件、环评管理、污染防治、清洁生产、循环经济、生态保护、环境监测、经济政策、环境执法等各个方面,贯穿项目立项、建设、生产运行、关停淘汰全生命周期。既包括强制性要求,也包括指引性激励政策。

方正证券研究员认为,此次“一涨一跌”的政策明确支持超低排放改造,为环保投入提供资金保障。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2020年前对燃煤机组全面实施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东、中部地区要提前至2017年和2018年达标。煤电排放标准持续升级,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明显提速。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理事长王志轩指出,一涨一跌的政策可减轻工业部门成本负担。方正证券研究员认为,政策还旨在推动能源领域供给侧改革。此次上网电价调整明确,同幅度降低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降价金额重点用于支持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并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同时,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对高耗能行业继续实施差别、惩罚性和阶梯电价,推动产业升级。

“从产能角度看,预计2016全年新增装机仍将超过1亿千瓦,累计发电装机容量接近16亿千瓦,电力供应过剩的局面将更加严重,发电端竞争更加激烈,利用小时将继续下滑。电力整体产能过剩,而煤价持续下行为煤电企业提供良好盈利。及时理顺煤电价格是推动能源领域供给侧改革、优化能源结构、降低工业部门成本、推动产业升级的重要举措。”方正证券研究员认为。

近期华北、华东雾霾问题严重,倒逼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措施遏制大气污染物排放。煤电是煤炭消费大户,同时产业管理运营规范、资金充裕,成为大气污染防治的排头兵。方正证券文章称,此次煤电上网电价调整,明确降价金额用于支持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将上网电价转化为超低排放电价补贴,进一步为能源环保投入提供了资金保障。

超低排放改造要选好技术

要综合考虑环境效益,优化协调好脱硫、除尘及脱销之间的关系

有观点认为火电厂污染物排放是雾霾产生的主要原因。“十二五”期间,我国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不断提升,但雾霾问题依旧突出。

王志轩表示,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制定初衷是治理环境空气质标准中限定的污染物。燃煤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始于1973年的《工业“三废”排放试行标准》,当时仅规定了煤电的烟尘和二氧化硫排放限值要求;1991年针对燃煤电厂制订了专门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13223)》,并在1996年、2003年、2011年进行了多次修订。标准中要求控制的污染物是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三种常规污染物,2011版标准对烟气汞及其化合物排放也提出了控制要求。

对于超低排放的问题,王志轩指出,从超低排放出台开始,关于技术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技术的问题也是客观存在的。他举例说,“脱硫、除尘、脱硝三套设备之间的优化协调问题、5毫克和10毫克如何把握、能耗到底有没有增加、增加了多少,能耗所引起的碳排放的问题,以及监测的问题等,都没有很好的解决。”搞超低排放还是要“算账”,看看环境改善了多少,技术能不能支撑,王志轩表示。

此外,王志轩表示,二氧化碳、能效与减排三者之间的关系还待厘清。“从数据来看,2014年,电力行业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是下降的,但这并不能看做是一个趋势。”他说,用电量和发电量的增长率在1%以下,但是火电是负增长。再加上效率的提高,所以二氧化碳总量是下降的。

“但是问题在于,电力1%的增长毫无疑问是低速甚至超低速,这个情况肯定不会长期存在。”因此,王志轩认为,电力的碳排放峰值还没有达到。此外,即便电力行业的碳排放峰值达到,也并不意味着能源的碳排放峰值达到。

电能替代解决散煤污染

未来五年,要控制散煤的燃烧,电力替代是一个思路

同时,王志轩还指出,实际上燃煤造成的环境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散烧煤造成的。“产生雾霾的污染物和污染源很多,除常规污染物外,挥发性有机物(VOCs)也是重要因素,但VOCs更不是电力所为。”王志轩表示,散煤中不完全燃烧产生的其他污染物更加严重。“目前的源解析主要靠污染物中的碳,而燃煤电厂排放的污染物中碳几乎没有,所以解析出来的影响实际上就是散烧煤。”

据了解,目前,全国每年消耗大约40亿吨煤,约一半用于发电,一半用于工业燃烧和民用。工业烧煤、散煤才是治理雾霾的难题。相比于发电用煤,工业用煤以及散煤的投入以及标准却远没有那么受到重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散煤问题是雾霾控制的重点。他指出,以北京为例,北京市环保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北京全市的燃煤消耗量约1300万吨,其中常年运行的发电和工业生产消耗是440万吨,剩下的860万吨都被用于冬季供暖,且有一半是被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地区的平房居民散煤消耗掉。

数据显示,河北省一年烧掉的散煤超过3000万吨,排放未经任何处理,相当于燃煤电厂消耗15亿吨煤的排放总量。每到冬季,在北方地区的农村,每家每户的取暖点起来后,未经任何污染物控制的煤烟排向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何止发电厂的几百倍,上千倍。

常纪文表示,之前北京两次雾霾红色预警期间,天气基本上处于一个静稳状态,即是说没有刮多大的南风,也没有刮多大的北风;机动车单双号限行,北京地区的雾霾还这么严重,机动车的贡献比较小,说明散煤的燃烧是北京雾霾的重要原因。

常纪文认为,无论是北京、天津还是河北,散煤的燃烧量还非常大,在未来五年要控制整个散煤的燃烧,形成一个以电和气为主的能源结构估计还是非常艰难。而电能替代是解决散烧煤造成环境问题的一个思路。把7亿吨散烧煤中的大多数转化为电力,用电进行供热,可以降低燃煤造成污染物的排放。

                                                                                                                                     本文转载自《北极星节能环保网》如需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