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资讯 | 开云体育,锅炉烟气治理专家!

行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印度水务市场:触不可及的蛋糕更新时间:2018-03-31    浏览次数:

时间就是金钱——这是一句多么废的废话。但没有人可以否认,如果一个人拥有了掌控时间的能力,那么他将有一百万种方式变得富有,当下最火的方法就是回到五年前all in BitCoin。当然,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这种超能力,让人以今天之能力、视野和信息开挂一般回到昨天的游戏局中碾压对手收获无数的666。因此,在时间这一条单一维度上,这个地球上绝大多数人拥有的唯一的赚钱方式似乎只有每月固定的工资日。然而,这个世界又并非由单时间维度构成,还有空间维度。而且在空间维度上,时间的分布并不均匀,在空间轴上突破时间并不是不可完成的事。用没那么玄乎的话说就是:人没法回到5年前,但可以去到处在5年前状态的地方,高中生回到了小学还需要人教怎么当学霸么?事实上,这就是很多产业的产品和技术全球化的主要原动力。

回到环保领域,环保就是一条有着明显时间轴的事业,几乎所有人类经济体都在农业→工业→服务业的产业升级阶梯上,走过或正在走着一条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径。这也意味着,几乎所有国家,都会在污染程度顶点前后有一段环保行业的爆发期,这就是环保产业发展的最基础的逻辑。

宇墨咨询曾多次在行业分析文章中探讨过环保产业的国际化这一主题,并且给出了明确的结论:无论“国际化”这个标签在资本市场多具有话题性,无论在各种行业会议上老板们有多爱提这个词。整体而言,在很长的时间内,中国环保企业在国际市场是缺乏真正的进入欲望和真正的竞争力的。

然而,“十三五”中后期开始,有远见的环保企业已经可以对中国本土环保市场未来的变数有一定预期了:利好政策驱动力转弱,PPP风向变化,资本也开始寻找新的风口,企业间的竞争也不断加剧——虽不能说环保产业的好日子已经要过去,但的确已经到了不能再盲目乐观,要为未来打算的时候了。在此情况下,向外走,似乎开始成为了一部分环保企业真正思考的论题。

正因此,作为一家以帮助环保企业在跨国合作中获得价值增量为主要业务的服务机构,宇墨咨询将在2018年以目标国为线索发布一系列关于环保产业走出去行业研究内容,本文是印度水务市场篇。

有时间差的国家对标,似曾相识的污染治理曲线

2月28日,印度中央统计局公布第四季度经济数据:印第四季度经济增速7.2%。这意味着,印度的经济增速超越中国同期的6.5%,重回世界成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的“宝座”。作为世界人口最多、经济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中印总被放在同一个天平比较,近年因为政治因素中印之争带来的危机感剧增,中印差距及印度是否可以实现弯道超车都成为主流媒体关注的话题,曾经有专家断言中印实力差距约为20年。单从水务基建的角度来看,这个数字可能不算夸张。不管是否曾经去过印度,提到印度立刻浮现在脑子里的几个关键词往往不外乎:泰姬陵,佛教以及“包罗万象”的恒河……尤其市面上花式印度“水”土不服的故事更让国人对印度的水基建的信赖感全无。事实上,印度的水污染情况以及水基建情况的确饱受诟病,真实的情况甚至可能更加触目惊心。

已为人熟知的恒河污染不提,近两年最引起关注的著名印度水污染事件非班加罗尔毒泡沫和“地狱之火”事件莫属。乍一看泡沫+火都跟水污染没什么关系,但当污染问题已经超越物理常识,还需要什么夸张的描述呢?


污水直接排放是印主要污染源,印公共研究机构环境科学研究中心2012年的报告中显示印度每天产生接近4000万吨污水,其中仅有不到两成经过了处理。2011年印度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宣称印度超过8000个城镇中仅有160个同时配备有下水管道以及污水处理厂,每年数以万计小型工厂的工业废水同样未经处理流入自然水体。水处理设施贫乏,供水情况同样堪忧。世行2011年的研究称虽然有90%的印度人有获取饮用水渠道,但即使忽视实际供水质量,仍然没有人能有7*24稳定的市政供水。

印水基建的落后正在影响印经济发展。班加罗尔地区是印新经济的中心,被誉为印度的硅谷,孕育着众多印度IT、生物科技等高新企业,在过去20年里以平均3.5%的超高人口增速迅速跃升为印第三大城市。城市在巨幅扩张中侵占附近众多湿地,环境自净能力持续削弱,出现毒泡沫事件并非偶然。污染的自然水体破坏了正常的用水秩序,越显稀缺的水资源之争引发持续升级的社会冲突:班加罗尔所在卡纳塔克邦位于科弗里河上游,为保证新经济发展,卡邦一直对班供水有所倾斜,此举加剧下游干旱的泰米尔纳德邦的水危机,两邦因此要求印最高法裁决水使用权,2016年9月印最高法裁决卡邦水库开闸以满足下游灌溉需求。裁决一出班府不满居民即冲上街头发起了针对泰邦的报复行动,一度让班府陷入停摆。这已不是两邦之间首次用水冲突,因激增的工业、农业、民用水需求,及班府致力发展的高耗水行业(纺织、皮革及电子等),冲突已数次升级。

印度一直希望凭借人口红利在中国增速放缓期间实现弯道超车,印政府已通过多重磅政策致力改善投资环境,但疲软水基建带来的水资源限制以及社会问题则成为火箭式发展的制约因素,大力发展水基建已刻不容缓。

巨象之痛:难以遮掩的水务基建差距

印度水基建的疲软源于印度政府历来对于基础设施的低投入,其真实情况到底如何?与中国相比,到底是什么水平?鉴于印度官方数据的变幻莫测,这个问题常只能通过无法量化的感官作为评判依据,下面整理了不同NGO、研究机构及不同时期的官方数据来提供一个更直观的比较。


1990年我国用水覆盖率也很低,但随着数个五年计划,供水情况持续改善;印度供水增长却并不与城市人口的增长相匹配。此外,印对统计中的“小心机”也格外值得注意:印用水覆盖率在1990即达到了90%显然不符合事实,实际上所谓的改良饮用水是由管道水及其他改良水组成,管道水才是与中国的供水覆盖更相当的参数,若以此对比,2011年印的供水方面水平甚至低于中国2000年水平;

另外,即使刨去其他改良饮用水,印官方数据的真实性仍然值得商榷,管道水、改良用水分别在2008年及2011年出现巨额下降,这一不符合常理的下降较为合理的解释是因为统计口径的调整,虽然随着经济发展,调整统计口径并不稀奇,但如此频繁的调整让人不禁怀疑其统计数据的真实性。下面一组印官方与研究机构的数据对比更佐证了这一怀疑。